您现在的位置:您现在的位置: 亚博体育携手德甲网站 >> 教学教研 >> 教研教改 >> 教研成果 >> 正文

教研成果

让人物在动作描写中鲜活起来

作者:肖美丽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680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/11/4

  要把人物写活,生动细致的动作描写是关键。高尔基说:“写人物要多行动少说话。”老舍说:“只有描写行动,人物才能站起来。”可见动作描写是让人物描写鲜活来的关键。人物动作描写可以细致的揭示人物内心世界、显示人物性格特征,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活。

  比较下面两段文字,看看它们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 ①八戒到河边喝水。

  ②猪八戒急急忙忙跑到河边,也不管水黑不黑,脏不脏,趴下身子,撅起屁股,张开大嘴就“咕噜咕噜”喝起来。

  很明显,第②把猪八戒的形象写活了,因为第②段运用一系列动词把猪八戒“渴不择水”的喝水动作具体描绘出来,生动传神。 

    那么,在作文教学中如何指导学生进行动作描写呢?

  首先,动作要连贯。用慢镜头的方式将人物动作一一描述出来,才能对人物的整个动态过程了解的更全面。有些同学认为人物动作难写,原因是人物的动作往往是一闪而过,既难观察又难描写。其实,再复杂、连贯的动作,都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,在观察和描写时,如果把动作分解成若干步骤,一步一步仔细观察,抓住人物最有特征的动作进行“慢镜头”似的描写,并选择恰当的动词一步一步地描写。把一个大动作分解成几个小动作,通过典型的、细致的动作描写,使人物更形象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。人物动作写生动具体了,人物的性格、品质也就鲜活起来了。

  如朱自清的散文《背影》中,写父亲翻过铁道为“我”买橘子的情形:

  (他)蹒跚地(走)到铁道边,慢慢(探)身下去,尚不大难。可是他(穿)过铁道,要(爬)上那边月台,就不容易了。他两手(攀)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(缩)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(倾),显出努力的样子,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的流下来了。

    这些动作都有一定的先后顺序,环环相扣,完整地描述了父亲去买橘子来回的整个过程。

   又如鲁迅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中有一段雪地捕鸟的动作描写:

    扫开一块雪,露出地面,用一枝短棒支起一面大的竹筛来,下面撒些秕谷, 棒上系一条长绳,人远远地牵着, 看鸟雀下来啄食,走到竹筛底下的时候,将绳子一拉 ,便罩住了。

这些描写动作的词语,准确而生动地写出了雪地捕鸟的过程,表现了雪后捕鸟的乐趣,表达了作者对童年的怀念。

  其次,动作要合身。人物的身份不同,其行为方式也就不同。如吴敬梓小说《范进中举》中,写范进中举后,胡屠户来女婿家恭贺,范进随手把张乡绅巴结他送来的银子包了两锭给胡屠户时,胡屠户的动作:

  屠户把银子攥在手里紧紧的,把拳头舒过来,道:“这个,你且收着。我原是贺你的,怎好又拿了回去?”范进道:“眼见得我这里还有这几两银子,若用完了再来问老爹讨来用。”屠户连忙把拳头缩了回去,往腰里揣……

    这里的动词“攥”“舒”“缩”“揣”四个动作,生动地表现了胡屠户见钱眼开的性格,符合这个典型的市侩的身份。

又如鲁迅先生的散文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中,写先生读书时的动作:

    我疑心这是极好的文章,因为读到这里,他总是微笑起来,而且将头仰起,摇着,向后拗过去,拗过去。

 这些极富趣味的系列动词,活画出一个旧时代私塾先生如痴如醉的读书模样,如果不是一个封建时代的老学究,是断不会有这个动作的。

第三,动作要传神。当人的活动与情感、态度、表情或语言联系在一起的时候,它们才是最有意义、最具神韵的动作。

    比较分析

    A、她骂他混蛋。

    B、她骂他道:“你真是一个混蛋!”(添加语言)

  C、她用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你真是一个混蛋!” (添加动作)

  D、她早已被气得浑身颤抖,脸色铁青,用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你真是一个混蛋!” (添加神态)

  E、她早已被气得浑身颤抖,脸色铁青,但她还是在不断地告诫自己:不要失态!不要骂人!最终她实在是忍不住了,于是怒睁杏目,用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你真是个混蛋!” (添加心理)

  后两段文字添加神态、心理描写的词句,使人物生气发怒的形象更为鲜活。

第四,动词要准确。我们祖国的语言十分丰富,同一个动作,有许多词(近义词)都可以表现,这时候就需要精心选择,选用那些最富有表现力的词。因此,在描写人物动作时,要准确使用词语,精选动词,力求把人物的动作描写得准确、具体、鲜活。

  鲁迅小说《孔乙己》中,同样写孔乙己到咸亨酒店喝酒,第一次出场和最后一次出场付钱的动作,就很值得玩味:“(孔乙己)便排出九文大钱”(第一次),“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”(最后一次)。“排”和“摸”虽然都是付钱的动作,但二者的用意显然不同。前者表现了孔乙己本来就没什么钱,却要在众人面前(尤其在短衣帮面前)摆出有钱人的架子,显示自己与众不同,似乎高人一等;后者是孔乙己被丁举人打断腿后,爬到酒店“对了门槛坐着”喝完酒后付钱的动作,表明他身上仅有这四文大钱。穿的又是破夹袄,自然钱放得就很仔细,以免弄丢,拿的时候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地寻找,表现他已落魄至极。

    第五,动词要修饰。在描写人物动作的时候,要准确运用动词,并在这个动词前或后加上表示“方向”“程度”“轻重”“快慢”“数量”“情态”等的词语,就会使动作的幅度、速度、力度等较细致地表达出来,使人物形象更具活力,能更好地表现人物鲜明个性与思想境界。如:

  方向+动词——他高高地举起了手;我向右侧了侧身。

  轻重+动词——老师轻轻地摸了摸学生的头;他的脚重重地踢在了墙上。

    快慢+动词——厨师手里的菜刀飞快地舞动着;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。

    程度+动词——爸爸狠狠地打了小明一巴掌。

    动词+数量——他向前跑了几步。

  又如鲁迅小说《故乡》中,写杨二嫂到“我”家来要东西不成,临走时的动作:

  圆规一面愤愤地回转身,一面絮絮地说,慢慢向外走,顺便将我母亲的一副手套塞在裤腰里。出去了。

  杨二嫂“回转身”的动作修饰语是“愤愤地”,表现她的不满和气愤;“向外走”的修饰语是“慢慢”,表现走的状态,没捞到东西肯定是心不甘情不愿,又有点“恋恋不舍”;“塞”的修饰语是“顺便”,表现她的动作麻利,让人觉得是在不在意间顺带,而不是刻意要“偷”东西。有了这些修饰语,对杨二嫂的动作描写就更准确、更生动了,人物形象也就更鲜活了。

  总之,人物描写要鲜活,必须锤炼人物的动作描写,这就是动作描写要连贯、要符合人物身份、要传神,还要准确使用动词、修饰动词。